互联网+留学信息化内容和服务提供商
培诺网校 在线报名
4008-118-532
  • 咨询电话

    4008-118-532

  • 联系我们

【牛津剑桥面试日记】张成尧:一不小心爱上了牛津的圣希尔达~

  • 2015-12-31
  • 5911

前几期的文章里,跟同学们分享了牛剑面试团同学们的日记,不知道大家阅读之后会有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每次收到从前方发来的日记阅读之后总是能感觉到一种深深的敬意,这些在大人眼里还只是一群孩子的同学们,此刻正在异国他乡为了自己的梦想进行打拼。白天面试,晚上写日记,这一路的辛苦见证了他们的成长,今天为大家带来张成尧同学来自牛津的面试日记,让我们一起在他的日记中品味他的面试之旅。

初次在济南大学见到A-Level的凌老师(培诺教育济南中心老师),她问我:“你梦想的大学是哪里?”我毫不犹豫地回答:“港大!”我那时候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帝国理工、UCL、LSE这些学校,也从未考虑过牛津剑桥,一心只想着港大。世事难料,没过几个月占中运动风起云涌,港大的排名和学术水平都直线下跌,随之踢出了考虑的范围,而把视线转向了英国。很久以前曾经向往过这个天天下雨还有炸鱼薯条的国家,然而牛津剑桥,这不属于我的智商范畴,布里斯托UCL?在那个时候一切尽显陌生,但是一切都会变的嘛,A-Level成绩一门一门出来,在同学们和各路老师的一再吹捧及鼓励下,我决定去牛剑。再后来培诺教育的凌老师突然希望我去帝国理工的航空航天,还好这次我没动摇。帝国理工?这个学校很好吗?当然后来我也知道了,这个深处伦敦市中的大学超级厉害。
天天幻想着牛剑,终于等来了与他们的第一次见面。

初到牛津

2015年夏天,我来到了剑桥的圣体学院。剑桥这个城市,有国内的一个村大吗?在剑桥学习雅思一个周,又考了一场雅思,深深爱上这个城市(姑且称其为城市)。静静的康河从我的眼前流过,一群群鸭子在草地上卖萌,窄窄的街道两侧是一座座古典而静谧的学院,高墙之下有人在卖超级好吃的冰淇淋。路口的钟,是霍金揭幕的;Trinity门前的苹果树,纪念着被苹果砸中的牛顿;走过一座牛顿设计的桥,一转身又看见沃森和克里克去过的酒吧。剑桥的一砖一瓦,无不蕴含着剑桥人的骄傲,一街一道,无不深深将我吸引。我站在数学桥上望着脚下流过的河水,远处一对白发苍苍的夫妇泛舟河上。我心想:就是这里了,这里就是我未来努力的方向。

后来又去了布里斯托、帝国理工、UCL、LSE、伦敦国王学院,在旅途的最后,我来到了牛津。

距离出发还有几天我接到了面试通知。这才发现我还有太多事情需要准备,就这样坐着大巴来到牛津。“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牛津面试还是要来的,万一就面上了呢!”我常常这样自我鼓励。在英语培训课上,只想着面试的事,一点上课学英语的心思都没有,天天做数学题,讨论数学,想着考官会问我什么问题。“你为什么要来牛津?”,“你为什么选择数学与统计?”“你为什么选择圣希尔达?”,“你喜欢圣希尔达吗?”一个个问题萦绕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两周,我几乎踏遍了牛津市中心的每一条街。这里有高街、宽街(长街在哪里?我没找到)、步行街、Queenslane、CatteStreet,我每天做一个小时公交车回到位于Blackbird的寄宿家庭,一个由法国人和牙买加人组成的混血家庭。不过我不太想回家,我更喜欢在外面走,我喜欢在高街逛,在市中心游荡。我忽然发现牛津好像还算个不错的地方。两周的课结束了以后,我在Blackwell书店二楼的咖啡厅准备我的面试。我细细地研究这个城市,研究圣希尔达。我发现,原来撒切尔夫人、蒂姆-李、王尔德、赫胥黎,他们都从这所伟大的大学走出。我发现圣希尔达简直是不能再适合我。我爱圣希尔达的大草坪,我爱流过这里的Cherwell河,我爱餐厅的圆桌,我爱这里超赞的图书馆。

初战·面试的第一天

终于面试要开始了,培诺一共有三个人来圣希尔达面试,我们三个组成了圣希尔达小分队,相会在这个美丽的学院。我在一个日本学姐的带领下来到我的寝室,查看了我的日程安排--三场面试安排在两天,两天数学与统计专业面试的第一场都是我。还有一场要远赴Somerville学院。这几天圣希尔达小分队的三个人(济南的我、姜文川以及杭州的徐之琳)聚集在姜文川的屋里共商面试大业,讨论数学难题。

14号早上九点,我的第一场面试来了。我提前半个小时就到了集合位置,跟一个四川同学聊了二十分钟天,被一个学姐带到了图书馆的地下室。我穿着我们学校的校服(就是一身简化的西服),外面套了一件冲锋衣,兜里装着手机和笔,背了一个双肩包。在路上学姐问我:“你感觉怎么样?”我说“我好紧张啊,”她安慰我说:“没有事。很快会好起来的!”我坐在房间门口的椅子上,还用手机拍了几张照发在了空间上,然后就被叫进去面试了。

这个房间的桌子好大,两个考官坐在那一边,我在另一边。一个是又瘦又高的老太太,穿着一件大白褂子,另一个是一个稍微年轻一点的考官,戴着眼镜,头发卷卷的。她们告诉我她们的名字,我只听到了年轻的叫Sophia。老太太开始发问:“为什么选择数统?”我开始发挥我文科的固有优势--长篇大论抒情带感地叙述自我经历。我是多么多么喜欢数统,统计多么多么神奇,它能解决多么多么多的问题。我说我有很多数学问题得不到解决,这也是我要来学数学的原因。她又问“你最近读了什么这方面的书?”我再回答我去年读了一本什么什么样的书,讲了统计学的历史,讲了南丁格尔画的饼状图,讲了诺贝尔奖得主的分布图,这两个问题我回答的不怎么在状态。结果这老教授又问:“你考过雅思什么的考试吗?多少分?”我懵了,如实告诉她“我考过,总分七分,听说读写各是6.5、6.5、8.5、6。”我心想她为什么问这个,听了我的英语水平不信我雅思能考到七吗?听了我的回答她门两个面面相觑了一下,老教授问:“我们的要求是啥来着?单科六还是七来着?”年轻考官说“要求是七。”老教授用遗憾的语气说:“那么如果我们要了你,你还得重考雅思呢!”

开始问专业问题了。老教授在白板上写题,我用演算纸回答。前两道题超级简单,我一边写一边说过程,很快就没有难度做出来了。第三道题题干她写在了白板上“一个在一个半径为1的sphere里面的圆柱最大体积是多少?”我又懵了。我申请的不是数学与统计吗?怎么问了我几何题呢!我先要求她们给我画图,她们拒绝了,让我自己画。我十分紧张,觉得热,要把外套脱掉,却怎么也脱不下来。折腾了一会之后我开始做题。我在演草纸上画了一个圆柱,刚刚在圆柱里面落笔就被打断了:“我是说圆柱在sphere里面,不是sphere在圆柱里面!”我吓傻了,看我一脸茫然,年轻的考官手指白板大声说:“你看题啊!”我好歹差不多明白了,在演草纸上画了一个半圆就又被她打断了:“你知道sphere是什么吗?”“半球体啊!”我说。“Sphere就是球体啊!”我恍然大悟,尝试用旋转体的思想解题,果然错了。其实我做错了她们并没有告诉我,是我回到宿舍以后再与姜文川讨论发现做错了。

然后换年轻的考官也就是Sophia来问。她问的第一题很难,我做不出来。我做到一半开始等着她们给提示,她们最后还是没给,只是评价说“其实你的过程可以再简单些。”然后进入下一题。最后一个题还算简单,我轻松做出。

于是在一个简单的问题和简单的回答之后,第一场面试结束了。我在面试的时候一直想着外事老师跟我说话要把题目记下来要把题目记下来,我就在做题之前认认真真把题目抄在演草纸上,结果最后老教授不让我把演草纸拿走。老教授把我送到门口,Sophia跟我道了Goodbye,然后我出门的时候被门槛绊了一下。撒切尔夫人跟邓小平会谈结束后在台阶上绊了一跤,我这一跤可以说是撒切尔夫人同款的。然后回到姜文川的屋子里,看到姜文川、徐之琳还有这几天认识的一个宜昌同学都在屋里等我。我把我的面试题告诉他们,大家逐题研究。我发现了我那道题做错了,宜昌同学用手机问了她的老师我不会做那个题怎么做。气氛欢快而和谐。
下午徐之琳迎来她的第一场面试。我无心准备我的第二场所以我就出门玩去了。我先参观了美丽的圣希尔达学院。我沿着河边走,眺望远方,满眼都是剑桥的影子。我走进圣希尔达的图书馆,走在厚重的书柜之间,置身于氤氲着书香的文化圣地。走出圣希尔达,我直奔河对岸的BotanicGarden,也就是牛津大学植物园。据说这里有全世界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植物种类。室外一片死寂,室内倒是生机勃勃。各种植物尽力伸展着他们的绿叶,努力地开花。在一丛丛绿叶之中,一个老太太在用单反拍摄植物,并把它们的名字记在小本子上。在温室里,我第一次知道姜的茎叶是什么样的,看见了柠檬树和橘子树,看见了两棵好几米高的仙人掌。我看见了各种奇奇怪怪的植物,不过它们的名字中都是拉丁文写的,我啥也看不懂。走出BotanicGarden,天开始下雨,我走回了圣希尔达,买了一张洗衣卡,去洗衣房洗衣服。我在洗衣房耗了将近一个半小时--我一开始把烘干机当成洗衣机了。反正折腾了一圈,终于是把衣服洗完了。回到姜文川的屋里,研究了一下徐之琳的面试题。晚上。圣希尔达小分队继续做数学,我和徐之琳又一次被姜大神深深震撼。在圣希尔达面试的第一天,就这样结束了。

再战·面试的第二天

第二天我定了七点的闹钟,被闹醒以后发现还想睡,就又多睡了半个小时。早上九点的面试,我醒来以后匆匆忙忙洗漱收拾。吃了早饭,去集合地点等着,又和四川同学聊着聊着天就被抓走了。这次的这个学姐带我上楼,走到了一个椅子跟前,椅子后面是一个窄小的楼梯。她让我在椅子上坐着等着,面试的房间在楼梯上面。过了一会,一个男的老教授走来了,我们互相问了早安,他径直走上了楼梯。过了一会来了一个年轻些的男考官,他一手端着一杯茶,嘴里还塞着没嚼完的面包,我们问了早安,他也上楼去了。我百无聊赖地坐着,突然听到头顶上有人在喊“Hello!”我仰起头,看见老教授把头伸到楼梯栏杆外叫我进去面试。我走上楼梯,这是个很窄小的房间。二位考官讲了自己的名字,这一回我一个单词也没记住。老教授问我:“你是从哪里来的?”我回答:“中国啊。”他又问:“哪个城市?”我心想您这是哪一出啊,一个正常的外国人怎么可能知道济南在哪里,我回答他“济南,山东省的省会。”他果然没听说过。

他问我:“为什么选择了数学与统计?”我一听是跟上一场相同的问题,很快就说完了自己的回答。他又问:“为什么选择牛津?”

“为什么选择牛津,因为第一这是一个特别特别好的学校,既然我要上大学我就要上一所好一点的;第二,我喜欢历史而牛津富有历史文化气息,我喜欢牛津的古建筑和学术氛围;第三,很多我所敬仰的人从这里走出,比如,撒切尔夫人。

然后是专业问题,他们两个一共问了我三个专业问题,令我心花怒放又惴惴不安的是,这三个问题与我们之前讨论的面试问题几乎是一样的,只有部分细节有改动。“Verygood!”老教授这样评价我的答案。然后第二场面试就这样结束了。临走的时候,老教授跟我说“Seeyoulater!”

他话音刚落,我在出门的时候又差点绊了一跤。然后我就在楼里迷路了,绕来绕去终于绕了出去。Studenthelper前一天晚上跟我打电话说让我十点钟去找他们,他们要给我叫taxi把我送到Somerville参加最后一场面试。我看了看表,九点半了,我决定就在Studenthelpers他们那里等到十点。其间我在QQ上跟徐之琳讲第二场面试的神奇经历,我很兴奋跟她说“我临走的时候考官跟我说Seeyoulater了呢!这是不是说明他们想要我了!他们说要在以后再见我呢!”

“再见的时候不说Seeyou难道说Hello吗?”

哦.....说的也是啊,好吧那又是我想多了。

十五分钟后一个学姐把我带走了。她带我去面试的地方。她很友好很开朗,她问我是从中国哪里来的。我发现基本所有的外国人跟我聊天都关心这个问题过了一会一个印度考官伸出头来让我进去,房间里有一块白板,一个圆桌,我坐在桌子边,对面坐着一位胖胖的考官。

“为什么选择牛津?”印度考官问。

我重复了上次的回答,我努力试图想起发明互联网的那个人叫什么,David Lee,也许是这个。还好他们明白这个“大卫-李”是谁。我有完善了我的回答,加了一句话“牛津比伦敦安静,比剑桥热闹,可以做学术,也适合生活。”

两个考官都笑了,他们说了点什么,貌似是在嘲讽剑桥。

“好的,我们下面来讨论一下'Glaphtheory'”印度考官用印度英语跟我说。

Glaphtheory?Glaph是个什么东西?人名吗?

我让他给我解释一下这是什么,听完终于搞明白了他说的是“Graphtheory”。好吧,印度人l和r不分。

他给我出了两道题都很简单,我不费太大劲就做出来了。解题是在白板上写,我一手拿着马克笔,一手攥着擦白板的抹布,跟他们讲着我的思路。

第三题的题干很长,印度考官说了一大堆。

印度考官最终把他要说的写在了白板上,这个题也不算太难,我思考了一会做出来了。

最后一个题“如果要验证这是不是一个环,用哪一种方法更好?”

我不假思索就给出了答案。

“为什么?”

我卡住了。千言万语涌上心头可就是说不出来啊!房间里所有人都沉默,气氛压抑而紧张。

“你如何定义'好方法'?”这是印度考官在给我hint。

“好方法.....就是做起来不麻烦呗。”我突然明白了,更改了我的答案,并解释了出来。

“对.....吗?”我小心翼翼问他。

“对了。但另一种方法也有它的好处,”他又噼里啪啦讲了一堆,我还是听不懂。然后他们说面试结束了。

“我.....我可以走了?”总觉得这个面试结束的有点草率。

“走啊!你可以走了!”

我提着包离开了房间,在下楼的时候听见了他们两个的笑声,这两个人怎么这么爱笑。走在学院里遇见了王译飞,哦原来这是她的第一学院。一边给母上打电话一边往回走。三场面试结束了,剩下的就是等有没有加试。有加试是好事情,说明牛津还在考虑我。

放松·静候佳音

晚上一大群中国人聚集在姜文川的屋里玩游戏。我们之中有像我这样面完试的,有还剩一场面试的,还有一场试都没面的。我不知道后面两种人是怎样还这么淡定的,18号,一天都没有什么事。早上因为惦记着加试,也因为没人陪我出去走,我大部分时间就呆在姜文川屋里。后来无聊了才去图书馆走了一走,回来正巧碰见面完试的徐之琳,一起走回学院。徐之琳要提前去伦敦,面完试立即走。吃过午饭,圣希尔达小分队的三个人在学院里合了影。我此时真切感受到面试季就要结束了。我在牛津的时间也不多了,这三天我们互帮互助,一起学习、一起生活、一起面对面试。面试三天,心很累,但是作为圣希尔达小分队的一员很开心很幸福。与徐之琳道别之后,我在下午直接去了自然科学博物馆,在里面逛了将近两个小时。从博物馆出来突然有些不知所措,我还有很多时间,却不知道该去哪里。牛津的什么地方我还没去呢?好像没有了吧。

我又走向了市中心的星巴克,点了一杯卡布奇诺,坐在咖啡馆的二楼上写面试日记。明天我将去到雅顿庄园,就算是离开牛津了。走回学院,经过了九扇门回到姜文川的屋子里,坐在椅子上回忆这三天的故事。当初那个一心向往港大的孩子不会知道,仅仅一年半之后他会站在这里,向这所世界第一流的大学发起冲击;那个站在康河岸边思索的高中生,也不会想到他终有一天会爱上一所叫做圣希尔达的学院;那个喜欢建筑的小伙子,也不会知道他会选择数学与统计这条未知的道路。然而我确确实实来到了这里,我来到了圣希尔达,想必圣希尔达这所Cherwell河畔的女子学院,也不会知道在这个多雨的冬天会遇见这样一位来自遥远东方的追梦人。为了与圣希尔达的这一次会面,我已经理不清我究竟经历了一番怎样的过程,放弃了多少我爱的事物。现在结束了,快要到了说再见的时刻。再见圣希尔达,有你的这个冬天是我甜美的回忆。1月6日,我静候佳音。

牛剑面试团的同学们的行程如今已经差不多结束,这一路走来,看到了同学们互相帮助,互相鼓励,感觉非常的开心,或许从此刻,他们在我们的眼里已经不是那些曾经顽皮的小孩子,而是一个独当一面的成年人。最后,只想祝福他们,早日收到自己梦想的offer!